《通用人工智能人才培养体系》的引子

回国后第一份工作,有机会参与清华北大通用人工智能实验班(“通班”)的建设,时常感到一种错位感,巨大光环背后的迷茫,教育体制下的宏大叙事个体细微的生命体验之间的错位,诚如项飚所说,每个人都是一只蜂鸟,拼了命地振动双翅无非是为了悬停在空中。无论是学生,老师,还是作为支持者的我。

在无数个瞬间思考自己能否做点什么,又在无数个瞬间抱着“算了,何必惹来不必要的麻烦”的心态放弃。最终决心,自己至少做到坦诚,不轻视每个对谈者,也不敷衍每段遭遇。